咨询热线:13620901902

侦探公司新闻

董事长送女同事1个亿:犯重婚罪两人入狱

       帮丈夫圆创业梦,每个做妻子的正常都会全力支持,曾在湖南益阳某中学担任教师的李辉,心底有个“创业梦”。为帮他圆梦,妻子孟玲支持他停薪留职做生意。在丈夫创业屡屡失败时,孟玲靠微薄工资偿还债务;待丈夫创业成功时,远在老家照顾一家老小的孟玲却听到了丈夫出轨且“有私生子”,以及“身家上亿元”的传言……”

       1993年,李辉和朋友合办了皮革厂,不到一年就净亏7万多元,厂子倒闭,而丈夫创业留下的债务只能靠夫妻俩来偿还,这一还就是3年。

  1997年,李辉选择停薪留职去深圳下海经商,孟玲东拼西凑借来78000元再度支持丈夫创业。但一年过后,这些资金又打了水漂。随后的6年里,李辉还承建过羽毛球训练馆屋顶,做过房屋装修,但生意始终没有赚到钱。

       庆幸的是,艰难的日子终于熬到了头——2005年,李辉从深圳转战青岛,事业开始走上正轨。孟玲终于有机会去青岛分享丈夫成功的喜悦。



       但是,从2007年开始,李辉却不再准许孟玲前往青岛看望。“他说婆婆身体太差了,如果我去青岛就没人在家照顾了。”她同意了。可慢慢孟玲发现,李辉不但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,类似“李辉其实很有钱”“李辉在外有女人”的传言也多了起来。而孟玲有次在无意中发现了丈夫手机里的一条暧昧短信。

  那是2014年9月28日,孟玲婆婆去世一周年的忌日。当天,孟玲一大早起床忙活时,李辉的手机突然收到一条短信,显示屏显示着这样的短信内容“想你想你想你……老太婆婆”。
  因为手机没上锁,孟玲当即记下了手机号码,随后翻看了两人的聊天记录。她这才知道,此前有关自己丈夫和同事张茜出轨、重婚的流言不是空穴来风,“手机里不光有暧昧短信,还有女方的姓名、身份证号以及两人从贵阳至青岛的来回登机信息”。
  更让孟玲震惊的是,当她输入张茜手机号查看微信时,却在其朋友圈找到了一张小孩子的照片,而这张照片曾一度成为李辉的微信头像。“乍一看,其中一个小孩跟丈夫还有几分相像”。
  当晚,孟玲和李辉大吵了一架。但对于出轨一事,李辉予以否认,“他说自己和张茜只是同事关系,更没有同居生过小孩,而这个说法直到现在他依然坚持”。
    为了拆穿李辉的谎言,孟玲只好找专业的私家侦探公司调查,经调查后获得的信息非常惊人。“那边小区的保安和居民每天看到李辉和张茜同进同出,都认为他们是夫妻关系。但只有初中文化,在公司做事的张茜竟然在青岛有9套房,多辆豪车,资产上亿元;而身为公司董事长的李辉却无房无车无存款。”孟玲告诉记者,“根据青岛现在的房价,9套房总价值就达数千万元”。
  7月19日下午,孟玲从婚外情调查公司手中拿到了一份张茜2005年至2006年的银行流水账单。记者发现,其每笔资金存储支出的额度均不超过2000元,而银行卡余额均未过万元。
  而根据一份李辉的银行流水账单显示,李辉仅在2010年就给张茜转账了近千万元,而孟玲只收到过丈夫一笔12万元的转账。
  “我认为张茜的上亿资产都是李辉转移给她的。”孟玲质疑:“如果说李辉给张茜汇过去的巨额资金是给公司做账,我还可以相信,但一个在公司做事的女人却在5年时间里,从存款不到一万元突然说靠自己辛苦打拼挣来上亿元资产,还愿意和身无分文的公司老总同住在一起,这种反差太悬殊了,怎么能让人相信?”
  之后,因质疑资产转移,孟玲与李辉多次发生争吵。2014年底,李辉提出离婚,并就夫妻财产分割要求谈判。
“当时,我爸还在装好人,明明自己有钱,还说愿意把朋友借给他的200万元,作为母亲多年来为家里操劳的补偿,甚至房子、家具都可以不要。”孟玲的女儿李灿说,母亲其实并不想离婚,因此一气之下就说“你给我一个亿,我就离婚”,“其实,母亲要真想离婚,那几百万元钱完全可以拿到手,根本不会去追求取证相对艰难的上亿元资产”。
2015年4月,李辉向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法院申请诉讼离婚,但诉讼请求被法院驳回了。2016年4月,他再次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。“因为我始终站在母亲这边,我爸多次声称要和我断绝父女关系。”李灿告诉记者。
面对李辉的坚决,此前还抱着“让丈夫回心转意”期待的孟玲也想开了,经与家人商量,她决定想办法开始查找丈夫和张茜重婚的罪证。
  2016年8月16日,深圳私家侦探公司就李辉和张茜重婚一事展开了调查,并搜集到了大量证据。其中,李辉的生意合伙人余方告诉我们:“起初我以为李辉和张茜是情人关系,后来感觉是夫妻关系,他们常常住在一起……2014年,我向李辉借500万元,他说钱没在他手里,都在张茜那里,后来他们商量后,才经张茜同意借了我300万元。”
  李辉的原同事方霞也称:“以前李辉是和我同住出租房的,但从2007年4月起,他基本上不住出租屋了,而是和张茜住在一起……有次我去李辉和张茜的住处汇报公司情况,推开门后就看见张茜裸体坐在床上正准备穿衣,而李辉也是裸身坐在床上。另外,我觉得,李辉和张茜不是一般的情人关系,因为张茜不久就开始掌管李辉所有工程上、生活上的开支和收入。”
  除此之外,能证明李辉和张茜存在“夫妻关系”的还有李辉的生意合伙人丁瑞、周华等。甚至,就连李辉的二姐也去孟玲家替弟弟说情。
孟玲向我们提供了一段拍摄于2017年11月的视频,视频中一名女子在讲述:“自从妈妈住进弟妹家,就一直都是你在照顾,家里有事时,都是你在出钱出力,妈妈病重了,弟妹你更是全天都在守候,哪怕妈妈去世时也是你在张罗丧事。如果那个女人(指张茜)和弟弟真的有关系,我会把那个女人抓去坐牢……”孟玲表示,视频中说话的女子就是李辉的二姐。
因证据确凿,李辉、张茜于2017年12月11日被抓获,并于同年12月13日被益阳市公安局赫山分局刑事拘留。12月28日,李辉、张茜被逮捕,并在当天分别送往益阳市看守所、益阳市女子看守所羁押。
法院的判决书是一份由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法院7月4日下发的刑事判决书:被告人李辉犯重婚罪,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;被告人张茜犯重婚罪,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,刑期自2017年12月11日起至2018年8月10日……”




 
  7月13日,上诉有效期的最后一天,益阳女子孟玲看着这份标志着她打赢“婚姻保卫战”的一纸判决,以“判决量刑不当”为由递交了抗诉申请书,希望能“重新审理,加重刑期”。 孟玲说,很多人并不理解她,“别人只觉得我不讲情面,其实,老公成了现代版‘陈世美’,我才是最大的受害者!”
李灿说,母亲之所以不服法院判决结果并要求“加重刑期”,一方面是要切实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;另一方面是一旦再次坐实父亲重婚的犯罪事实,待再打离婚官司时,只要资产转移证据充足,不但母亲能拿到属于自己的夫妻共同财产,而且能避免张茜对房屋、豪车和巨额钱财不认账,父亲也不至于“身无分文”。
 “